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租房资讯 » 正文

疫情下的湖北白血病宝宝:出租房等待延迟了21天的化疗

2020-04-09 14:38:11   分类: 租房资讯   参与: 181人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2020年4月1日,武汉市儿童医院外的一个简陋出租房里,来自湖北黄石市汪仁镇刘铺村1岁10个月的白血病宝宝胡宇辰,正等待入院做第10次化疗。

小宇辰小小的脑袋上长满了包,因为疼痛而哭闹不止。妈妈林娟兰心疼不已却束手无措,只能尽力去哄他,并在内心默默祈祷赶紧能入院开始第10次化疗。

对于小宇辰来讲,第10次化疗一波三折,来得相当不容易。

小宇辰的第9次化疗结束于1月16日,距今已经过去两个半月。按计划,第10次化疗本应该在3月10日之前完成,但不巧的是,新冠肺炎疫情很快来袭并愈加严重,在武汉封城以后,湖北其他城市也陆续封城,小宇辰不得不延迟化疗。

但延迟化疗不仅会加大复发的几率,也让小宇辰的头上长起了很多包。心急如焚的林娟兰和丈夫胡浩在3月17日黄石市解封后,赶紧找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,请求批准前往武汉儿童医院治疗。

在千方百计的努力下,3月19日,小宇辰终于来到了武汉市儿童医院。但想要入院化疗还是困难重重。因为武汉属疫情中心,医院管控非常严格。小宇辰在入院前做的ct查出了肺炎,不得不又做了核酸检测,以排查新冠肺炎。好在,最后检测结果显示,小宇辰只是小孩肺炎,不是新冠肺炎。

这一通折腾加上等待床位,小宇辰一直到4月1日才终于有了入院希望。然而,入了院也不意味着能马上化疗,还得做骨穿看有没有复发。

担心因为一拖再拖会加重病情,林娟兰和胡浩夫妻俩愈加心急如焚。但煎熬他们的,并不止于此。小宇辰的治疗费用,是横亘在俩人面前的另一座大山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。

小宇辰虽然才1岁10个月,但已经接受了一年的化疗。化疗不仅给小宇辰带来痛苦,也给小宇辰家里带来不堪重负的经济压力。之前的九次化疗已花去31万元,后续如果顺利还有两个化疗加两年维持治疗,还需25万元。如果这一次化疗前的骨穿检查,查出不幸复发,那小宇辰的治疗方案还要重新调整,治疗费用会更加高昂。

但是,林娟兰和胡浩已经没有钱了。

在之前的治疗过程中,林娟兰和胡浩已经借遍了周围的亲友,而且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过筹款。但因为当时小宇辰的治疗急需用钱,刚刚筹到8万多,夫妻俩人就在平台申请了提现,如今这笔钱也很快用光了。

小宇辰的治疗费用,让这个已经山穷水尽的家庭变得更加风雨飘摇。

小宇辰的奶奶身患乳腺癌,因为心疼孙子,坚持自己放弃治疗,把钱省下来给孙子看病。

小宇辰的爷爷无奈之下,扔下老伴一人在家,外出打零工赚钱。这个参加过老山、两山轮战和广西边防对越防御作战的老红军,在残酷的战争面前从没有流过一滴眼泪,如今一谈起没钱给孙子看病就忍不住落泪。

小宇辰是家中二宝,林娟兰和胡浩还有一个6岁的大宝,也是需要关心需要照顾的年龄,却因为家里忙于给二宝治病,基本上处于被忽视的状态。

林娟兰多么希望,这一年多以来只是一个漫长的噩梦。梦醒以后,眼前是依旧健康的小宇辰。

但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小宇辰从生病到确诊白血病的经历,一幕幕犹在眼前。

去年2月份,小宇辰因为身上长了很多紫色风团,去医院检查,当时医生判断是色素性寻麻疹,开了药。但之后还是反复发作。

直到去年4月底,小宇辰腹胀并且高烧,再次去医院,查出了中度贫血。住了10天院后情况好转,出院回家,但没多久又发起了高烧。换了一家医院,医生怀疑是脓毒血症,治疗了几天后情况稳定,再次出院回家。

就在林娟兰和胡浩夫妻俩以为没什么事了的时候,小宇辰再次腹胀并且淋巴肿大,头上还长了一个囊肿。发现情况不对,俩人赶紧带着孩子到了武汉市儿童医院,医生怀疑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赶紧安排住院进一步检查。通过骨髓穿刺,最终确诊小宇辰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系中危。

小宇辰确诊以后,林娟兰不止一次地幻想,如果没有这个可怕的病该有多好。但不止一次,她又告诉自己,一定要勇敢面对现实,不能退缩!孩子的病并非不能战胜,只要和时间赛跑成功,孩子就有救了。

在出租房等待入院的时间内,水滴筹3月11日举办的一场聚焦“救助重病孩子”的线上小善日,让陷入绝境的夫妻俩再次看到希望:很多像小宇辰一样的重病孩子得到了救助,获得了重生的希望。受此鼓舞,俩人决定再次发起在线筹款寻求帮助。

担心之前发起过筹款会影响再次筹款,林娟兰和胡浩还特意咨询了水滴筹的筹款顾问,得知只要把上次筹款的花费票据上传并作出相应说明,就可以再次在线筹款。

上一篇:上海自如租房 让我在上海扎下根

下一篇:公租房申请人请注意!4月23日重庆将举行主城区公租房摇号配租